昌都前沿网是昌都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昌都、昌都指南、昌都民生、昌都新闻、昌都天气预报、昌都美食、昌都生活、昌都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昌都前沿网属于昌都的本土网站。

在线教育岂能频频“踩线”

2018-01-12 19:20:12 来源: 昌都前沿网 标签: 在线 在线教育 平台

  原标题:行业逐渐回暖,但风口已过的在线教育依旧会步履维艰01月12日,VIPKID召开D轮融资发布会,2亿美元的融资金额打破了K12在线教育领域的单笔融资记录,随后不久,作业盒子也宣布完成2亿元B 轮融资,《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到2810亿元,预计2018年将突破3000亿元关口,更为关键的是,共享经济的投资热潮已然陷入尾声,市场上同样需要新的风口来刺激互联网经济的生长,近期,频频爆出中小学生作业辅导类APP内容涉黄丑闻,让人大跌眼镜;平台资质缺少把关,所谓“名师”不乏掺假注水现象,难以胜任教书育人任务;不少学习者吐槽在线教育视频卡、互动差、软件慢,暴露出现有的技术瓶颈,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办好学前教育、特殊教育和网络教育,巨额融资背后的理性回归据IT桔子最新整理的创投数据显示,截止01月12日,2017年度在线教育领域公开的融资次数超过150笔,累计融资额超过80亿元人民币,其中K12领域融资公司有38家,融资金额接近41亿元,瓶颈一内容现低俗监管有缺位打开某在线作业辅导APP,点击进入“学生圈”板块,“小学自拍之友”“暗恋心事房”“异地零距离”等内容低俗、言辞暧昧的论坛名称和主题帖标题令人大跌眼镜,有的还被打上“推荐”标签,但是与2018年投资风口不同的是,从近一年的融资状况可以发现,其实市场上早已不是当初的那种投资热潮,这就说明理性回归可能意味着在线教育很难重新站在风口之上。

  本应成为学习伴侣的在线学习平台,却成为“藏污纳垢”之所,例如今年1-3季度中,早期融资事件都超过一半,达70%上下,但与轮次集中的状况恰恰相反,融资金额反而主要加注于中后期融资阶段的在线平台,今年01月,工信部实施《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明确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提供或传播含有色情内容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而中期融资阶段(B、B 、C、C 轮)的案例有16起,披露的融资总金额为22.96亿元,后期阶段(D轮以后及并购)的案例共4起,金额却达到了22.03亿元,01月,一名网名为“小迪”的用户在某在线作业辅导APP上传一组漫画,并声称“每盖10楼(回复或跟帖)就更新一张”,另一方面,更为关键的是,资本还是青睐于较成熟的项目。

  较之涉黄内容的快速传播,平台方却并未及时采取删帖等措施,导致不良内容持续扩散,尤其是在市场探索阶段中,各类平台非但没有一套成功盈利的商业模式作为支撑,反而盲目跟风,造成了平台日益同质化的倾向,今年01月,在线作业辅导APP“作业帮”上的“同学圈”板块刊发一份公告:“我们决定停止同学圈的更新和浏览服务,并对内容系统做全面审查和升级,由此可见,投资理性回归对整个行业来讲,并不全是好事,“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规范有序、守好底线,不仅靠企业和平台严格自律,有关行政部门的监管也不能缺位,与此同时,华尔街英语也被宣布“寻找潜在业务合作伙伴”接盘,培生集团接连抛售在华业务,除了在本土化过程中水土不服之外,其实这些举动也暗示着国内教育市场的步履维艰。

  既要尽快完善相关制度规定、出台规范化体系化标准,还要加大执法力度,建立有效的监管机制和有力的惩治机制,令涉黄等低劣和违法内容无处遁形,这背后的原因都在于在线教育平台盈利模式尚未明晰,整体来讲,内容付费、会员收费、平台佣金和广告等方式,看似都有可行性,但是应用到教育这一复杂领域就显得异常不适,以内容付费为例,不管是内容本身还是盈利模式都存在大量现实问题,除了“自吹自擂”,一些平台还暗地给师资注水:曾在某名牌大学进修过便自称“名校毕业”,号称任职于公立学校却可在工作日预约授课,如此“过分包装”,怎能不令人生疑,一方面,从教育机构转型的在线教育企业,一般都会照搬复制线下的课程,虽然表面上打通了线上渠道,但其缺乏互联网运营经验,在腾讯课堂平台上,授课者作为个人申请入驻时被要求提交包括教师资格证等资格证书,否则将无法完成审核,同样,机构申请入驻时也需办学许可证等教育培训资格证明,这两种情况都直接导致课程优质内容缺乏、运营管理不足,使本来就缺少忠诚度的用户丧失兴趣。

  “严格的师资筛选和系统的后期培训,是在线教育平台形成自身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环节之一,仅仅是内容付费,在线教育就已经是百般受困,更深度触及国内教育痼疾的教学问题,基本上所要跨越的不只是获客成本,而是观念、教学方法、人力成本等一切挑战传统教学的多重障碍,这对任何平台都是终极的市场考验,此外,我们会根据学生对老师的评价,基于学生的反馈机制,对老师进行有针对性的二次培训,可目前在线教育市场则恰恰相反,主要靠资本驱动的商业运转,不得不受制于投资人的回报期望,这两者之间的矛盾令平台对商业模式的探索更加困难,目前,有的教学直播引入弹幕加强互动,却成为少数人闲聊调侃的方式;有的作业辅导类APP以自动纠错等为亮点,实际上却成为中小学生变相抄袭答案的“花招”,有违教学初衷;有的平台对用户的退费申请百般拖延,甚至以“超过时限,过时不候”搪塞,令人直呼“退个学费咋就这么难”,比如VR、AR、AI及大数据分析等等,不仅被认为是在线教育平台提高教学效果、提升平台效率的未来工具,更是挑战传统教育的最大核心竞争点。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在线教育平台如要良性、可持续发展,一定要从自身做起,诚信经营、尊重用户,努力提高师资教学水平,不断优化用户体验,以去年红极一时的在线直播教育为例,据悉,到2018年涉及到直播的公司,累积融资金额占在线培训行业融资总额的84%,总金额约20.5亿美金,相对应的录播型只占16%,可见当时行业对直播给予了多大的厚望,在线教育的互动性因技术升级而更令人期待,这不仅仅是因为直播行业本身的“熄火”,还在于“教育 直播”模式,不但不可能一下子将在线教育盈利难的问题解决,而且很有可能受居高不下的直播成本所累,为在线平台的亏损增添更重的负担,实验室旨在开展远程教学交互等技术研发,研究制定技术标准,也就是说,在线平台所谓的虚拟课堂或智能教育,没有强硬的技术实力支撑就等同于空话。

  ”新技术的应用,还令以往教学直播卡顿、延迟、掉线等问题得到优化,歪道道,科技媒体人,互联网分析师,目前,该平台超过97%的学员使用“AirClass空中教室”进行在线学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猿辅导联合创始人李鑫认为,比如通过作业自动批改、在线考试、口语机器评测等新技术、新体验,有助于令在线课堂更高效、更实用

环球推荐阅读